荒岛

【刺客聂隐娘】
“罽宾国王买得一鸾,欲其鸣,不可致,饰金繁,飨珍馐,对之愈戚,三年不鸣。夫人曰:
‘尝闻鸾见类则鸣,何不悬镜照之。’王从其言,鸾睹影悲鸣,冲霄一奋而绝。”
青鸾舞镜 是这部只有寥寥数句台词的武侠电影中的唯一意象
聂隐娘 隐仅一字便道出背后千万玄机
毕竟这是种 被压抑却随时有可能一泻而下的情感

孤独如青鸾如聂隐娘 是被迫
沉沦迷失如田季安 同是被迫

一个人 没有同类


独特的侯氏摄像风格 长镜头空镜头的极慢节奏 凄美的古典武侠美学
每一帧都是一幅泼墨画 是自然与灵魂交接时散发出来的仙气的汇聚
手起刀落的打斗 眼神中透出的戾气与抑制 却斩不断那人伦之情
群鸟从湖中心的洲屿起飞 背后是初霜雪景 正如开头那幕黑鸭从湖面掠过 留下一长条连续的水痕
4:3的胶片拍摄方式 饱满的颗粒感与老照片那种令人心醉的色彩 光影 明暗
闭上眼即如梦如幻

空灵却又与世俗相暧昧的背景音
冬日蝉叫 秋日鸟鸣 辟啪的火焰 马车驶过碎石子路的摩挲
以及最后 撕裂的乐器声
就如她 拨开重重迷雾走来 缓慢而坚定 身披露水与朝阳 身后是连绵高山

“正如朱天文所言,侯导的疏旷,使其影片“在任何时候看来总像未完工”一般。情绪都在画框外,韵味也散落在片段与片段之间的缝隙中,让观众自觉咀嚼与品味。”
“创作的时候,我不会去考虑观众。”



然而观影完后 却被一种怅然所包围
就像是 他已道尽他想说的所有一切 他知道他的孤独都已宣泄在了影片中
却也知道没有人会懂
但他却仁慈地 给了聂隐娘磨镜人的陪伴


一个人 需要同类
一个人 没有同类

我更愿意相信 同类是自己



评论

热度(10)